太陽依舊升起

點閱:1

譯自:The sun also rises

作者:海明威(Ernest Miller Hemingway)著;陳夏民譯

出版年:2015[民104]

出版社:逗點文創結社出版 知己圖書總經銷

出版地:桃園市

集叢名:言寺:35

格式:PDF,JPG,EPUB

ISBN:978-986-91476-0-6 ; 986-91476-0-7

無法人道的身體,如何成全摯愛的性福?
海明威首部長篇小說,映演最疼痛的大時代虐戀
 
☆最好的朋友,也是最強的對手。兩大文豪海明威、費茲傑羅,恩仇情義一次了結。
☆午夜巴黎計劃最終章——「日夜對決」,沒有明天!
☆經典長篇《太陽依舊升起》V S《夜未央》
☆同場加映:一次看懂!文豪的恩怨情仇懶人包《危險的友誼:超譯費玆傑羅&海明威》
☆看兩大文豪以酒精、派對、鬥牛、性愛,詮釋荒蕪時代最令人絕望、詠嘆的愛情
 
我走到床邊,伸手環抱著她。她吻我,然就在她吻我時,我發現她其實心不在焉。她在我懷中顫抖。她瘦了。
 
傑克在戰場上因傷失去性能力,再也無法人道,而他的摯愛,卻是不愛會死(目前正在打離婚官司)的布蕾特。傑克總是冷靜地看布蕾特與他人交往,聽她提起與男友之間的不幸,為她解決問題。但他們都清楚,這不是自己所要的。無法纏綿的靈魂伴侶,如何觸碰肉體深處的需求?如果酒精能夠麻醉自己,忘卻不幸,那麼對傑克而言,人生中最幸福的片刻,或許來自於在凌晨的巴黎街頭,與布蕾特在計程車裡深情相吻,假裝這世上只有他們兩人,就算只能緊緊依偎,也夠了。
 
《太陽依舊升起》是文學巨擘海明威的第一部長篇小說,不僅叫好叫座,更以四個男人同時愛上一名女性為引,寫出一段令萬千讀者都無法釋懷的虐心苦戀,探討一戰過後,在破敗世界中打滾求生的「失落的一代」的心境,與歡愉過後的情感荒蕪及暴力陰影。
 
她緊挨著我,我一隻手摟住她。她抬頭望,等我親吻。她伸出一隻手觸碰我,但我推開她。
 
「沒事。」
「怎麼?你有病?」
「對。」
「每個人都有病。我也有。」
 
無性之愛可能成真嗎?為了愛,你是否願意成全戀人的性?看海明威以愛情故事為引,探討每一個在大時代中傷痕累累的人,如何值得最卑微的幸福。

海明威(1899–1961)Ernest Miller Hemingway
 
「在白天,對任何事都無動於衷其實非常簡單,但在夜裡,那又是另外一回事。」
 
當我們討論海明威,往往記得他熱愛打獵、上過戰場,得過諾貝爾文學獎,是硬漢作家。他的存在如太陽一般,提醒我們必須正面迎戰。然而,我們往往忘記他也是血肉之軀,和我們一樣,都有夜的那一面。
 
海明威的創作帶著自傳色彩,呈現出不同生命階段的切面。《老人與海》中的老漁夫讓我們理解他「逐漸衰敗卻永不臣服」;《我們的時代》的尼克讓我們窺見他的童年養成;《太陽依舊升起》的傑克與布蕾特卻讓我們看見一代文豪最深情、纖細,甚至是痛苦的一面。外表美麗、心中卻彷彿孕育著黑洞的男女主角,呈現一個人於外在形象與內在靈魂間的拉扯,也標記出小說家幽微複雜的藝術刻度。
 
如果每個字都是作家留下的線索,等著有人拾起、前來尋找自己,那麼《太陽依舊升起》或許是海明威為後世讀者安排好的神秘路徑——歡迎光臨海明威生命書寫之中,最深刻、漫長的一夜。
 
譯者簡介
 
陳夏民
 
桃園高中、國立東華大學英美語文學系、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創作組畢業,曾旅居印尼,著有《那些乘客教我的事》、《飛踢,醜哭,白鼻毛》,譯有海明威作品《太陽依舊升起》、《我們的時代》、《一個乾淨明亮的地方:海明威短篇傑作選》及菲律賓農村小說《老爸的笑聲》。現於桃園從事出版實驗計畫「逗點文創結社」。依舊相信熱血與友情,也還相信愛。

  • 推薦序/當身體不再完全,我們以完整心靈繼續存活(p.4)
  • 原書序(p.11)
  • BOOK1(p.15)
  • BOOK2(p.103)
  • BOOK3(p.321)
  • 譯後記/站在末日邊緣的失落一代(p.352)
  • 專有/特殊名詞列表(p.357)